薛氏家主

【柱斑】嗜(上)

其实这个脑洞的本意只是我沉迷于斑爷的绝对领域想舔舔舔无法自拔而已,结果越写越多却还是没写到。

柱斑

天空阴沉沉的,暗色的云翻滚着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似乎要倾压而下,抬头看去只让人觉得心中憋闷,一口气欲吐不吐。偶尔有风吹过去,才能稍稍驱散一下心中的烦闷。结盟之事刚刚落成的千手和宇智波,本打算卯足劲把商定好的聚居地建设起来,如今在这种天气下,也提不起什么干劲儿,只是无精打采地做着自己的任务。

千手柱间手中提着一株怪模怪样的植物,在尚未建好的街道上慢悠悠地走着,目的地直指宇智波的栖息处,不过在还没到时就被一个眼角瞥到的身影拦住了,千手柱间脚一顿,立刻抛弃目的地转而向那人走去——也不能说抛弃目的地,本来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找这个人。

“斑!”他乐呵呵地冲着面色冷肃的男人打招呼,宇智波斑见是千手柱间,迎着人走了几步,站定后斜了对面那人手上的植物一眼,问道:“什么事?”

千手柱间无视了好友几乎能吓哭小孩子的脸色,冲人晃了晃手上的东西,兴致高昂地说道:“我发现了一种从来没见过的植物,很古怪,它似乎有自己的意识,斑你快看看!”

那东西在千手柱间的手里扭了扭,一根细小的藤蔓悄悄地缠上了他的手指。宇智波斑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会儿,这大概是植物的东西在他犹如实质的目光之下一缩再缩,最后把整个枝条蔓延的身体都扒在了千手柱间的手臂上,宇智波斑再次达成了以目光吓退对手的成就,可喜可贺。

千手柱间:“哈哈哈哈斑你目光的威力连植物都躲不过了哈哈!”

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懒得理他,他指了指扒着人手臂的东西:“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敢这么毫无防备地让它贴身,你的脑子呢,柱间?”

千手柱间空着的那只手摆了摆,毫不在意:“没关系啦斑,它这不是很乖嘛,我对植物的亲和力还是很高的。”

这么说虽然没错,宇智波斑蹙眉,不悦道:“小心为上,没人知道它的特性是什么,我可不想哪天听到千手族长中毒而死的消息。”

“斑,斑你是在担心我吗?”

宇智波斑眉角抽了抽,转身便走,边恶狠狠地道:“毒死你算了!”

千手柱间快步追上,心情肉眼可见的愉悦起来,浑身都冒着幸福的泡泡,他哈哈笑着开口:“斑,担心我就直说嘛,不用不好意思,又没有人笑话你,整天板着脸,难怪会吓哭小孩子,你明明很喜欢……”

斑忍无可忍地停下来,自觉自己的修养还是不到家,只是并不想忍,他面无表情地说:“柱间,你太吵了。”

大概外面忍界的众多忍者并不会想到他们憧憬的强大忍者千手柱间,私底下会是这种德行!斑看着开始在自己身上种蘑菇,浑身泛着肉眼可见的消沉黑气的人,头上的青筋一个接一个的爆了出来。

“把你那幅消沉的模样收起来啊混蛋!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啊!”

老是被人用同一招惹毛的宇智波家的族长并没有什么立场说这种话呢。

柱间转而乐呵呵地看着斑,心中对自己让好友变得活泼的言行充满成就感,不过他也点到为止,目光转向斑的衣服,问道:“斑你这是要出任务?”

斑身上并不是他在族地空闲下来时经常会穿的比较宽松闲适的族服,而是相比之下更适合打斗的黑色劲装,收束的腰带绑缚的裹腿将这个友人的身材勾勒得腰细腿长,手上也已经戴上了黑色手套,只差再披上那副盔甲了,柱间朝收紧的袖口与手套之间露出的一小段白皙手腕瞄了一眼,又转回来盯着斑的脸。

斑点点头:“有些杂事要处理。”

杂事的内容就没必要说了,只勉强够他跑一趟而已,他这么痛快地出去,只是不耐烦再看到那些让他烦躁厌恶却无力的嘴脸,憋闷之下想散个心罢了。

柱间抬手自然地揽住友人的肩膀,带着他往聚居地外围走去。常年战斗下来养成的条件反射让斑在柱间触碰到他后颈时几乎寒毛直竖,但他还是压抑住动手的本能,顺从的随着柱间的力道往前走,毕竟现在已经不是敌人了。

斑听着柱间在他耳边不停地念叨,叮嘱他即使实力强大也要小心谨慎,就算是出任务不方便但也要尽量好好吃饭休息照顾好自己,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应着,一边忍不住柔和了冷峻的眉眼。

只有这个人。

斑想。

只有柱间。

他们路过一个正在建设的工地,放在三个月之前大概不会有人能想到,宇智波和千手也能在同一片工地上建造属于自己的房舍,他们手中有工具,却并不再是挥之相向,而是协力建造一个能让经历战场拼杀的人安心休憩的家园,这曾经几乎被他抛弃的梦想,如今以一种鲜活生动的姿态展现在他面前,一步一步敲定,一步一步落实,这是他和柱间一起努力的结果,一切都美好的让人落泪,像是在三月暖融的春光里绽放的花瓣间轻轻舒展开的花蕊。

斑侧头看了看身边声情并茂手舞足蹈的友人,那人也不再是战场上威严无匹的样子,穿着颜色浅淡的族服,衬着身后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竟有一种阳光正好的温暖,斑少见的露出一个没有讽刺没有杀气的笑容。

柱间虽然对人的善意恶意能分辨得明确,然而对人细微的情绪变化却比较迟钝,他自己清楚这一点,所以也并不指望自己能体察人心,更不用说斑的心思。但斑的心情不好自己还是能察觉出来的,所以他总是想着有机会要和斑交流一下。这次逮着人了,柱间就一直想着要怎么开口提。他不太会说话,但他想要把自己关心斑的这份心情传达出去。斑比自己敏感,他相信只要自己有表达这个意思,斑就一定可以了解。

只是没想到斑会那样笑,轻轻浅浅的,柔和得像是三月柳絮轻拂脸颊,留下一点绵软的触感便倏忽而去,只留下被撩拨到的人一阵欣喜,又一阵怅然若失。柱间恍惚了一下,情绪便不受控制地激动起来,他原本轻轻挥动着的手臂顿时狂野起来,夸张地甩着,配合着激昂起来的音调,满满的鼓胀着的感情向身边的人包围而去。

斑看着身旁突然抽风的友人,有些吃惊地眨了眨眼睛,正想提醒他好歹保持一下形象,就见柱间身后他们正走过的地方有一个尖锐锋利的凸起,斑一句“小心”还没出口,柱间的手就已经“砰”地一声摔了过去,一声“嗷”的痛叫,斑翻了个白眼。

大约世上意外事件的发生终归都有迹可循,一些不引人注意的微小改变,最后却会累积成一个难以忽视的危机。

柱间被尖锐之物划过的地方渐渐渗出了血丝,嗅觉敏锐的斑已经闻到了一丝熟悉的血腥味,他为友人的愚蠢忍不住停滞了一下,就是这一丝迟滞,让他在接下来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情迟了一步。

斑想,如果当时没有迟疑,在发现不对之时就立刻做出反应,是不是不会落入如此被动的境地,然而现在思考这些并没有意义。

在柱间的血渗出来的一瞬间,他手臂上那根原本安安分分的藤蔓突然疯了一样,把自己细小尖锐的一端冲着那个伤口扎了进去,然后以完全不符合常理的速度迅速钻入皮下,斑只来得及揪住它尚未完全钻入的尾部,最后这植物挣断那一截,完全消失在柱间的皮下。

身边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道漆黑的裂缝,像有谁在空中凭空撕扯出一道口子,一眼望去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手中握着的断裂的植物蓦然传来一股大力,拖着斑向那道裂缝滑去,柱间的身体已经被吸进去一半了。斑本可松手,见状不由得伸手拉住柱间。两人一起被吸了进去,随后斑便失去了意识。

等斑再醒过来,就到了这个地方。

放眼望去,遍地尸骨。

评论(10)

热度(43)

  1. 薛氏家主薛氏家主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的帐号怎么都登不上了,换一个,名字都一样。有关注我的小伙伴可以移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