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氏家主

【薛洋】【晓薛】年关

这是过年时的脑洞,现在搬上来

哪里有刀?没有刀啊,我写的是糖 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

——正文——

义城之中所经营贩卖的虽然多是丧葬用的物事,但年关的时候,该热闹的还是会很热闹。

晓星尘三人很是随大流地热闹了一番,按薛洋的话说,就是小瞎子的吵闹程度较往常翻了几翻——当然,他是绝不肯承认自己也为这份吵闹出了不少力——闹得他最后不得不给小瞎子置办了一套喜庆的红色衣服。

这股因为年关时节而产生的诡异的兴奋从腊八开始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后才略显消褪。

正月十八,薛洋又晃去了街上,现在摆摊的人已经少了很多,新的一年即将开始。

忽然一阵浓郁的香气飘了过来,勾得薛洋抽了抽鼻子,他摸了摸刚吃过早饭不久的肚子,想了想,毅然决然地冲向了香气飘来的地方。

很快薛洋就抱着两个大纸袋子回来了,一进门他就扯了嗓子喊道长,晓星尘急忙应了一声,薛洋笑嘻嘻地说:“道长,你猜我买的什么?”

晓星尘无奈:“香气都飘出来了。”

薛洋不管,仍是自顾自的乐,他走到桌前,把手里的袋子往桌子上一堆,手指敲敲桌子:“道长,来吃啊!”

晓星尘拿他没办法,摇摇头走到桌子前坐下,薛洋坐到了他对面,从袋子里抓了一把撒到晓星尘面前:“还热着呢。”

晓星尘摸了一个剥起来,薛洋看着他,也拿了一个来剥。他用的劲儿很巧,基本上一捏一搓,就剥掉了壳儿,剩下一个完整的栗子仁来,晓星尘就慢了许多。

薛洋抛了抛手里的栗子仁,看着晓星尘的动作,突然,他出声道:“张嘴。”

“啊?”晓星尘疑惑,然后嘴里就被薛洋塞了一颗热乎乎的栗子仁,咬一口软绵细滑。

“这栗子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凑和凑和吃,”薛洋无视了晓星尘想说什么说不出来的无奈模样,乐呵呵地又拿了一个栗子剥,“我们之前是不是还没买过栗子?”

是没买过,都买别的吃了。晓星尘点点头,咽下了口中的栗子。

然后又被薛洋塞了一颗。

薛洋大笑出声,晓星尘无奈,待嘴里食物咽下之后,连忙赶在薛洋之前开口:“你不必一直为我剥。”

“我要讨好你嘛道长,”薛洋露出两颗虎牙,“不然小瞎子说我只吃饭不干活的时候,你要怎么为我说话?”

“你本来就没有只吃饭不干活,”晓星尘认真地说道,但随即他忍不住微笑起来,唇角微微勾起,眉毛也弯起来,“不用我为你说话。”

薛洋笑眯眯地看着晓星尘的笑,盯了一会儿,他伸手把晓星尘手里没剥完的栗子抢了过来:“来来,我给你剥道长。”

他灵巧地三下两下剥掉了栗子壳儿,正要重复之前的过程投喂晓星尘,忽然瞥见了什么,停住了,他端详了一下手中的栗子仁,那上面有一小块与别处不同,坏掉了。

“诶哟,这个是个坏的。”薛洋小声嘟囔道,他难得没有发脾气,把坏的那一块儿掰掉,剩下的扔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又伸手去够其他的栗子剥。

晓星尘一连被塞了好几个栗子,实在没脾气,只能由得他去,薛洋投喂上了瘾,自己都顾不上吃了,晓星尘又说了几句,他才给自己嘴里也塞了几颗。

“栗子不宜吃太多,”晓星尘在薛洋自己吃时得了空隙,提醒了一下,“留一些给阿箐吧。”

薛洋老大不情愿,嘴上拖长了音应道:“好吧好吧,知道你最疼阿箐了,我在这里辛苦半天也没什么用。”

晓星尘被他委屈的语气逗乐了,想安慰,可要他说最疼谁这种肉麻的话他是说不出的,最后他只摇了摇头,说道:“你呀,嘴上不饶人,你就不疼阿箐吗?我可没有偏向谁。”

薛洋小声反驳:“谁疼她了?道长你可不要胡说!”不过他还是从袋子里拿出一些栗子后,把剩下的都拨到了一边,不再拿了。薛洋不甘心地哼哼道:“这栗子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到时候阿箐抱怨了可别找我。”

晓星尘笑笑:“不会的。”

薛洋不说话了,专心地剥栗子,少了一根小指从不曾影响他的生活,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双手可握剑,也可摘花。如今剥个栗子,还不手到擒来?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白衣道人静坐,等待黑衣少年剥好的栗子仁,外面隐约有嘈杂的叫卖声,和迟到的人家稀疏的鞭炮声,过年,还是要团聚在一起才有过年的味道。

评论(2)

热度(34)

  1. 薛氏家主薛氏家主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的帐号怎么都登不上了,换一个,名字都一样。有关注我的小伙伴可以移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