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氏家主

【薛洋相关】失落之地

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结果越写越长,写的时候一直循环听着火影的BGM“孤独”

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私设晓、宋、箐三人魂体完整。
——正文——

“诶呀!有新人来吗?欢迎欢迎,欢迎光临!”纷纷扬扬洒下落叶的大树跟前,一个白衣广袖的男子笑眯眯地招呼道。

他不等来人说话,就自顾自地走到来人跟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细地打量,末了摸摸下巴,疑惑地看着他们:“诶?你们怎么三个人来啊?”

头顶上方的空间是一片茫茫的白色,没有一点其他的色彩,空旷寂静。地面上,离这个边缘地带稍远些,可看到有房屋,有街道,有隐隐约约行走其间的人影,也有长满了粉红色叶子的树,嗯,粉红色。现在面前这人身上还挂着两片,雪白的衣服上几抹莹润的粉色,十分显眼。

奇怪的地方,奇怪的人。晓星尘收回打量的目光,暗自思忖着要不要提醒这个人一下,身旁的宋岚倒是毫无顾忌地盯着让他看不顺眼的叶子,直到面前这个似乎毫无自觉的人终于察觉到不对。

“诶哟!”那人叫了一声,忙伸手摘掉那几片叶子,又扭头使劲够着往自己的背上看,发现没有叶子之后长出了一口气。

“真是见笑了。”他诚恳地笑着,“这个时间这种树的叶子总是掉得特别厉害,每次打扫都会扫出一堆。”

晓星尘摇摇头表示并不介意。他想了想,抬手先对这人施了一礼:“在下晓星尘,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称呼?”那人皱了眉头一副苦思的模样,“称呼啊……”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点点头,豁然开朗地道:“你叫我白衣好了。”

“……”晓星尘觉得自己有必要怀疑一下,“那……白兄?”

“这是你临时想出来的吧,”阿箐小声嘟囔,“还白衣,我还红裙呢!”

这名说自己叫白衣的男子笑眯眯地点点头,说道:“称呼什么的都可以啦,反正在这里,名字是没有意义的。”

这就更奇怪了,晓星尘想。什么地方会有这种情况呢?晓星尘顿了顿,把到了这里就有的困惑问了出来:“白兄,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什么?”白衣却惊呼起来,“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你们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看来有什么双方都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实际上,”晓星尘慢慢地组织语言,“我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他和宋岚阿箐是被一起传送到这个地方的。那时阿箐刚醒来不久,他和宋岚一起商量着要如何安置她,阿箐死活要跟着道长,不想去投胎。晓星尘自己也是要去投胎的,阿箐要怎么跟着他?但是又不忍心让阿箐失望,于是就想要寻一个两全的法子。只是还没有讨论出来,便有拉扯的感觉传来。晓星尘是个没有实体的魂魄,被一拉就走,阿箐宋岚拼命拉住他也没有用,甚至连他们也一起被拉了来,宋岚的魂魄被硬生生地从凶尸体内拽了出来。恍惚间他们似乎穿越了五湖四海,穿越了万水千山,最后似乎连时间都从他们身边飞过,周围嘈嘈切切,有类似于风声的呜咽。

等他们意识清醒时,便站在了这个地方。身后是一片茫茫的白,漫无边际。

“这样啊,”白衣摸着下巴点点头,“原来你们不是新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就是客人喽,这可真少见,唔……”白衣苦恼地皱眉,“客人的话要怎么招待啊?”

晓星尘刚想说不必麻烦,只要告诉我们如何回去就好,就见白衣自顾自地拍了拍手,欢快地说:“不如我带你们四处看看吧!”

……这人可真是……

晓星尘不由地笑了笑,温和地说道:“那就有劳白兄了。”

这个神秘的地方,既然来一趟,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回去。宋岚和阿箐倒也没有异议,阿箐探头探脑的样子看起来对这个地方还很是好奇。

白衣就引领着他们向他们看到的那些有房屋的地方走去。若从观光的角度来说,这个地方倒称得上是个好去处,单单只说树就比其他地方要……奇怪?

之前离得远,他们只看见了一棵粉色叶子的树,这时走近了才发现,这里几乎各种颜色的树都有,简直比花的颜色种类还要繁多,大多形状还很奇怪,晓星尘看着一棵长成了贵妃椅的软红色大树,觉得自己的心理压力有些大。

白衣开始跟他们絮絮叨叨地讲解他们一路上看见的景色,晓星尘想着这应该没什么可说的,毕竟这里的人对自己的名字都这么随意。只是这白衣意料之内的多话——他把这些树的生长过程都说了一遍。

他指着晓星尘看到的贵妃椅:“这是从它还是一株幼苗的时候就刻意地把它往这个方向压,也不能太过,太过就长不大了……哦,不是我弄的,我哪有那个耐心……你问是谁?嗯,是一个在这里生活了五六百年的人……”

气氛倒是轻松得很,这是个不错的地方,连宋岚向来刻板严肃的脸都微微松了些,露出几分柔和。

晓星尘心中的郁气也散了不少。

这种精巧的构思,恬淡的态度,真不知生活在这里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阿箐明显高兴得很,跑上蹿下的,兴奋地喊着道长。晓星尘微微一笑,只是不知道这种树能不能在其他地方种,要是带几粒树的种子回去,种出来的话阿箐应该很开心。

他们面前又出现了一棵灰蓝色叶子的大树,树冠很大,叶又很密,枝枝杈杈的把这一片的上空遮了个彻底。白衣抬头扫一眼这棵树,刚想要顺口往下介绍,突然目光一凝,话声便落了下来。

他严肃地看着树冠,抬手拢在嘴边,提一口气张口便喊:“喂!!你这家伙!怎么又在树上睡?!摔了怎么办?!”

晓星尘被他突然提高的音量震了一下,旁边宋岚和阿箐也扭头向他看去,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上方的树冠。那里隐隐约约有个躺着的人影,大概被白衣震撼的声音惊醒,那人撑着身体半坐起来,探着身子看下来。

那是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一共也没有见过几面,却烙在心底,刻骨铭心。

晓星尘心神剧震,肝胆欲碎,全身僵直地看着那人,竟一时间哽住说不出话来。身旁宋岚“锵”的把剑抽出来,直指上锋,目眦欲裂。

晓星尘双手都颤抖起来,咬着牙吐气般挤出两个字:“薛洋!”

心中莫可名状的阴影一瞬间膨胀爆发,嗡嗡作响,憎恶愤怒的同时竟还有一丝隐藏着的颤抖的恐惧。旁边阿箐瞪得大大的眼睛里似乎隐隐泛起了泪花。

白衣背对着他们,没有察觉到异状,他仍抬着头,喊道:“你下来。”

那人从树上一跃而下,晓星尘条件反射就要将白衣扯到身后,白衣却已经迎了上去。

“又在树上睡,树上硬梆梆的有什么好的,”白衣喋喋不休,“仗着自己身手不错就乱来,早晚有一天会吃亏。”

白衣和薛洋竟一副很熟稔的样子,晓星尘勉强定了定心神,沉凝了嗓音唤道:“白兄……”

白衣闻言回头,看见了宋岚手中的剑锋,他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诶?这是做什么?”

晓星尘努力地将目光盯在白衣身上,涩着嗓音问道:“白兄,薛……这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白衣似乎察觉到什么,他摸了摸脑袋,看了看薛洋,又看向晓星尘:“嗯……你们认识他?”

当然认识。化成灰都认得。

白衣又看了眼薛洋,再看看晓星尘充斥着怒火的双眼,苦恼地笑了笑:“他现在,大概已经不算是你们认识的那个人了。”

“你是什么意思?”开口的是宋岚。

白衣垂眸想了想,他手里拽着一片不知什么时候捡来的红色叶子,抚摸着,轻轻开口道:“你们知道这个地方是怎么来的吗?”

他们连这是个什么地方都不清楚。然而白衣并没想让他们回答。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他笑了笑,“这里既不是地府也不是人间,不过我们这里有一个从一开始便存在的人,他领导组织着我们把这个地方建好,他告诉我们,这个地方是我们的容身之所。”

晓星尘静静地听着,依旧全身戒备。

“他说这个地方很脆弱,受不得太多冲击。这里不是现世,是一种虚境,魂体的波动便可勾动此界,形成攻击,还请几位暂且平复一下心情吧。”

他大概也知道这是强人所难,所以笑得很诚恳,让本想暴起的宋岚又生生压了下去。

晓星尘压抑着心情问道:“那他又是怎么回事?”他目光移到旁边的薛洋身上,此时他也觉察到不对了——薛洋从下来到现在,没有说过一个字。

白衣轻轻拍了拍薛洋的肩膀:“这个人来了之后,魂体波动过于频繁和剧烈,为了保护此界,也为了不让这个人的魂体崩溃,我们头儿就自作主张,把影响他魂体的情绪抽了出来。我们这里很多人都需要这么做。”

白衣扭头看着薛洋:“只是这个人,需要抽出的情绪比较多。”

晓星尘不由得问道:“多少?”

这种情形真是荒诞,人物荒诞,对话荒诞,他们竟能这么和平地说着话,而薛洋面无表情地看着。

白衣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七情六欲,全部都抽走了。”

晓星尘一时无言,半晌,他轻轻问道:“七情六欲……那他现在……”

“没有感情了,”白衣道,“曾经的爱恨嗔痴,都没了。”

“不要误导人啊,小白,”附近突然有一个男声出现,“七情六欲不是这么说的。”

突然出现的男人冲三人点点头,白衣撇撇嘴:“都一样啊,反正就是没有感情了。你怎么会来这儿啊,头儿?”

“没了……没了是什么意思?”阿箐突然喊道,“这坏东西那么恶毒的心思,说没就没了吗?”

“是的,”白衣看着阿箐,认真地说道,“所以才说,这个人已经不算是你们认识的那个人了。”

“三位贵客,”那位头儿说道,“很抱歉给你们造成了不便,现在我便可以送你们回去,你们的意思是?”

晓星尘抿了抿嘴,问道:“薛洋他……现在到底算是什么情况?他还……”

记得吗?

“他大概还是认得你们的,只不过你们对他来说就像是书上的一个符号罢了。”头儿解释道。“这个地方不涉及是非恩怨,况且能来到这儿,证明他已经死了,人死之后,恩怨两清,还请你们不要太过郁结。”

“你还记得他们吗?”白衣在那里询问薛洋,“能叫出他们的名字吗?”

薛洋无机质的目光扫过,晓星尘一瞬间觉得心竟揪紧了一下。

薛洋看着阿箐:“阿箐。”又看着宋岚:“宋岚。”

目光扫到晓星尘时顿了顿,薛洋歪了歪头看他,缓缓吐字道:“晓星尘。”

他停了停,又喊道:“晓星尘。”

他的眼睛对上了晓星尘的眼睛,没有温度的眼眸遇上了隐藏着愤怒与憎恶的眼眸,薛洋僵了僵,轻轻地开口道:“晓星尘。”

眼泪从他没有表情的脸上滑落。

诡异得像是没有生命的面具在无人碰触的情况下一点一点裂开,越裂越大。

白衣被吓住了,他傻了一会儿,猛地扑了过去,手忙脚乱地替薛洋擦眼泪:“怎么了?怎么了这是?你别哭啊!”

白衣搂着薛洋的肩膀,急切地哄道:“别哭别哭,我们不认了,不看他们,我带你回去好不好?我们不留在这儿了,啊?”

他小心地揽着薛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头儿静静地看了他们一会儿,扭头对晓星尘说:“你们呆的时间也不短了,不是这里的灵魂还是不要久留的好,我送你们回去吧。”

晓星尘怔怔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觉得脑子里嗡嗡嗡的根本不能思考,只下意识地跟上头儿的脚步,宋岚阿箐紧跟着他,沉默不语。

要走到那个分界处时,晓星尘突然问道:“这里究竟是哪里?为什么我们不能久留,而薛洋却可以?”

头儿看着他,道:“这里,我称之为失落之地,能留在这里的,都是没有归宿的灵魂。你们不是,长留在此地,对你们并不好。”

“失落之地……”晓星尘喃喃着,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思绪驱使着他问道,“那我们是怎么来的,你知道吗?”

头儿张了张嘴,又闭上,最后只摇了摇头,道:“不,我不知道。”

回去的路途中,已经经历过一次的场景倒着飞速闪过,晓星尘神思不属,一时间脑海里满满都是薛洋那张面无表情地流泪的脸,一时间又因为熟悉的场景满脑子只留下嘈杂的风声,他怔了好长时间,又或者只是一瞬,回过神来只觉得耳边还留有风声的余音。晓星尘喃喃道:“好安静……”

“什么?”宋岚道。

好安静。怎么会这么安静?

晓星尘奇怪地迫切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努力回想着来时路上一直围绕在他耳边的风声,那是一片混乱嘈杂的声音。晓星尘闭上眼睛,一瞬间世界离他远去,只留下回忆中耳畔的声音。

心跳声越来越清晰,回忆抽丝剥茧,愈辨愈明,晓星尘的手颤了颤,缓缓收紧。

那风声抛去杂质,凝神细听,逐渐成了一个少年的轻声呢喃,他在晓星尘的耳边轻轻地喊着:“道长,道长,晓星尘……”

————完————

义城小剧场:那人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大中午的,精力倒好得很。晓星尘放下补好的衣服,思考了一下,突然冲着屋外喊道:“快下来吧,别老在树上呆着,小心摔下来。”

过了一会儿,那里传来一个拖长的少年音:“我不下来,树上凉快。”

果然是在树上,晓星尘无奈地笑了笑,冲他喊道:“那也不能在树上睡觉,摔了怎么办?”

“哪儿那么容易就能摔了啊,”少年咕哝着,“又不是那些没有身手的笨蛋。”

“不要仗着自己身手不错就乱来,”晓星尘严肃地说,“这样早晚有一天会吃亏的。”

“不会的道长,”那少年笑嘻嘻地说道,“我身手好着呢。”

晓星尘摇摇头,笑道:“你呀 ”

再说,就算我摔下来,你也接得住我啊。接不住也没关系,反正都是你照顾我。

薛洋趴在树上枕着手臂,看着屋子里的人,弯弯眼睛,笑了。

评论(21)

热度(55)

  1. 薛氏家主薛氏家主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的帐号怎么都登不上了,换一个,名字都一样。有关注我的小伙伴可以移步到这里。
  2. 萸生薛氏家主 转载了此文字